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9th Jun 2012 | 一般 | (4 Reads)
一 那棵樹,我一直關注著它,許久前它就有了紅的跡象。所以我等啊,等它紅。 它終於與眾不同了,但是遠沒有達到我期望的程度,也遠沒有引起眾目的青睞。 它身邊的樹木開始脫去綠色,漸漸地泛黃,而且很快黃起來。 那些黃起來的樹木連成了片,壯觀的黃奪目的黃,把這棵泛紅的樹淹沒了。 泛紅的樹在努力著我知道,紅色有些重了。我替它暗暗使勁兒,盼望它在金色的秋天點燃一團紅紅火火。 奈何北方的秋天冷下來就不由分說,昨天還是南風送暖,今天就冷雨拍窗。紅起來的樹終於嶄露頭角了,在昨天;淒苦的冷雨好似帶著故意,狠狠打落了剛剛紅透的葉子,就在今天。 不由人不想起張愛玲的名句:成功要來得早一點啊。 二 那棵紅樹與辜負我幾乎沒有兩樣:讓我久久的等待,乍紅即隕,讓我來不及把玩紅葉的美麗,來不及去體味紅樹下的幸福。 可我真是不該埋怨什麼。 那棵樹沒有理由今秋為我而紅,難道我為它澆灌過照耀過還是什麼?我有什麼資格數落它呢?就算我做過這一切,就該對它有非分的期待和指望,不然就忿忿地發洩嗎? 它以一棵樹的姿態,健壯、挺拔,和其它樹木站在一起,毫不遜色。來年他一定會更加粗壯,但是紅與不紅,絲毫不影響它作為樹的尊嚴和價值,它的樹根旁邊草兒還綠,——我看到了。